红黑大战

当前位置:主 页 > 亲情故事 >

逝去的旧时光

时间:2012-09-26 作者:admin 点击:次

  阿岚是我的同桌,初中3年,我们的“左邻右舍”不知被拆分了多少回,只有我和阿岚,3年来由始至终都是共用一个桌面的。
  阿岚个性张扬,很轻易就把那些自以为是的男生骂得狗血淋头,而我则是一个嘴巴很笨的女生,常常面对别人的挑衅也无言以对,我特别崇拜阿岚,尤其是她把厚厚的字典砸向捣蛋的男生时,我真恨不得自己有她一半的潇洒。
  年轻的岁月总是有很多偶像,阿岚抄写了各种各样的港台歌词,我也跟着抄。可以说我是跟在阿岚的屁股后面成长起来的,我相当晚熟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自己的思想主张,阿岚的偶像是林志颖,我也跟着喜欢林志颖,阿岚说力士香皂很香,我就喜欢上力士香皂……可令我沮丧的是,我怎么样也学不来阿岚的雷厉风行。
  阿岚喜欢在自习课上抄歌,抄完了就唱,我是从来不敢在非课余时间使乱的,可那次听到阿岚的歌,我竟跟着和起来,她唱上半句,我接下半句,事先谁也没打过招呼,竟然配合得天衣无缝,唱完我们都快乐地大笑起来,班长走过来发出警告,可是没有用,我们太高兴了,憋了半天也没把笑声憋住,班长忍无可忍,大笔一挥就把我们的名字登在纪律本上。我突然就笑不出来了,这下可够丢面子的,一个组长,一个语文课代表,这不是给“平民百姓”们树立坏榜样么?阿岚却无所畏惧地说,班长大人,你这是杀鸡给猴看吗?
  我怎么也想不通班主任为什么让我当语文课代表,难道只因为我在入学第一天就主动跟他问好?或者是他把我的入学成绩看反了?要知道那时候我的数学考了95分,而语文只有79分啊,连8字头都够不上,怎么胜任课代表工作?但为了不辜负老师,我对语文算是铆足了劲,其实我是多么讨厌语文啊,尤其是作文,小学时学生手册上总是写着“语句表达能力差,要加强课外阅读以提高写作能力”之类的评语。
  如果说我和阿岚之间的友谊有什么不完美,那一定就是我的语文课代表身份。阿岚的语文基础不错,加上作文写得好,所以每次都拿高分,而懵懂的我对很多东西不在乎,却在乎极了面子,我觉得我是语文课代表,语文成绩就该出类拔萃。那段日子我身心俱疲,作文是我的弱项,40分的作文往往只拿到二十七八分,因此我只能在基础知识上下功夫,表面上我祝贺阿岚语文又考了好成绩,其实心里嫉妒得要命,这颗嫉妒的苗根植在心里,怎么也拔不出去。
  可是有很多事情,只要不说出来,藏在心里也无伤大雅。我跟阿岚就是这样,小小的嫉妒情绪总是很快就被高兴的事覆盖过去,尽管我们性格迥然,爱好却相差无几。那时候我们经常去看电影,在不用补课的星期天四处赶场,从一个电影院骑车串到另一个电影院,为了看到自己喜欢的电影,我们经常一起饿肚子,把省下来的早餐钱换成不同时刻的电影票。我们还在自习课上情不自禁地讲话吃零食,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“借”来纪律本把自己的大名涂掉。
  初三那年我们各自有了喜欢的男生。阿岚常常含沙射影、拐弯抹角地问我关于某个男生的印象,我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的心思。很奇怪,我对别的事情往往不开窍,在这类事情上却看得很清楚,只是一直没有点破她,因为稚嫩的我无法给她提供建设性的意见,所以只能任由这个秘密伴随她到毕业。
  16岁,我直升本校高中部,阿岚去念中专。这所城市不大,提起老同学,总会牵出一些久远到小学的蛛丝马迹,比如阿岚穿开裆裤时的玩伴就在我隔壁班,而我的小学同学又跟她同一个系,等等。这些,都成了我们写信时提到的有趣话题。
  比如我说到初中那个跟黑脸包公有得比的班长,如今成为女生新宠了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可转眼才一年啊,怎么那张被我和阿岚咒骂过无数次的严肃刻板的脸,如今居然成为“酷”的代名词了?我曾经被众女生逼着拿来以前的集体照,文艺委员对着照片当场就叫出了声——初中时的他太可爱了!我站在一旁,毛孔立即竖了起来。阿岚提到我的小学同学,说他已经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了,这点我并不意外,六年级时就有人称他为“小吴奇隆”,看来长着一副明星脸到哪里都吃香,阿岚还说,现在的他可牛了,在楼梯口当众接吻,居然没有一个人向系里举报,否则至少给他扣顶“留校察看”的帽子,这点我是真没想到啊,如果不是因为我喜欢小虎队里的苏有朋,听到这个消息也会伤心死的。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